fleur615

【EC】时光爱人(时间旅行者!Erik)|【时间】主题系列文之一

苏纹:

故事简介:十六岁的Charles在遇见来自时空的旅者前,他并不知道,他会在无数交错的时间线上,一次又一次与他重逢。


借用电影《时间旅行者的妻子》设定,大量更改(没看过电影也不影响阅读)


Erik在每次穿越前一分钟,会感觉到时空紊乱,因此可提前找借口离开众人视线(不然怎么做到一直没被人发现的!早就被抓去当小白鼠了好嘛!)同样,回归前一分钟也会察觉到。


另外,Erik不是裸体穿越,而是会与随身衣物和其他紧贴皮肤表面的物体一起穿越。每次穿越后停留时间不确定,长可至数小时,短可至一分钟。


结局变更


PS:正常时间线上,查查比老万小两岁,请以此为基础辨认年龄。




    第一次见到Erik,是在Charles十六岁的时候。


    那几天他有些发烧。以至于当他扶着墙走到院子里,想坐在那颗枝叶繁茂的梧桐树下的躺椅上、呼吸几口新鲜空气时,当他看到树下身材高大、体型修长、容貌俊美的陌生人——大概三十岁左右,夏日里竟然穿着一件不薄的黑色风衣、眼里满是惊喜地看着他的男人,一瞬间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烧糊涂了。


    “Charles!”那人喊了他的名字,似乎忍不住地微笑起来,“You're so……young.”


   Charles有些警惕地看向他。一边盘算着怎么才能不惹人怀疑地摸到电话旁,一边用眼神搜索着“入侵者”可能的翻墙路线。至于武力抵抗——这念头一兴起就被他直接掐死了。看看那人的模样,再看看他这副病怏怏的小身板儿……对方能像拎一只小鸡一样把他拎起来。


    他清了清嗓子,用尽可能不激怒对方的客气又不失柔和的语气:“这位先生,请问你——”


    “Erik。”对方打断了他,但语气并不激烈。事实上他依然在微笑,眼神明亮而柔软,让Charles都不禁稍稍卸下了些许防备。


    “叫我Erik。Erik Lensherr。”


    “我知道你现在很疑惑,”未等他回应,男人已经自顾自接了下去,眼里露出又是好笑又是怜惜的神色,“请放心,我亲爱的Charles。你面前的人不是什么强盗。虽然这只是你第一次见到我——但我却已经认识你很多年了。”


    “我是一个时空旅行者。”他看向惊怔的Charles,柔声说。


 


    “我是你未来的爱人。”


 


 


    这人是个疯子。


    这是Charles的第一反应。


    但当他看着Erik的眼睛,竟然见鬼地觉得信了两分——他眼里的款款深情看起来简直太他妈真了。


    “我知道这听起来让人难以置信,”Erik开口,眼里带着笑意,“不过我很快会向你证实这一点的。二十二岁的你告诉过我,我们的第一次相遇只有短短几分钟。事实上,我现在就已经感受到时空乱流了——当我等会儿在你面前消失,请不要太惊讶,我亲爱的。”


    Charles看着他,感觉发烧的脑子一片混乱。“你说你能……穿越时空?”


    “是的,但我无法控制。请原谅我来得匆忙,没能给你带一份见面礼,不过两周后我就又会出现在你面前了——听未来的你说,那应该是比现在更年轻一点的、二十六岁的我。”Erik步履轻快地走过来,“在我的世界里,现在的你已经二十八岁了。”随即有些懊恼地扯了扯衣领,“现在是夏天?见鬼,穿着这个真是热死了。”


    Charles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一步步靠近,迟疑地喃喃:“你说你是我未来的……爱人?”


    “是的,Charles。”Erik叹息,他的手指轻轻捧住Charles的脸颊。


    他对他微笑。


 


    “我们深爱彼此。”


 


    逐渐淡去的尾音,随着Erik的身影消失在空气中。


    Charles站在门口,发着怔。他抬手触碰自己的右边脸颊,上面还带着那人因不合时宜的穿戴而留在手心的汗意。


 


 


    两周后的一个下午,当Charles站在院子里浇花时,身后突然传来的“Charles!”还是吓得他连洒水壶都没拿住——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抢在他之前,稳稳地托住了洒水壶。


    他转过身,面前的Erik果然看上去比上次年轻了一些,正冲他笑着露出所有的牙齿。“噢,你比我上次见到你时小多了,Charles。”他似乎有些惊讶,“我能问问你现在多大吗?”


    “十六岁。”Charles有些不知所措地接过Erik手里的洒水壶,说了声谢谢。“真是年轻,”Erik又感叹了一次,笑着说,“看来我得克制住吻你的冲动。那样做的话,几乎要让我有罪恶感了——感觉像是欺负未成年人。”


    看着面前的Charles紧张地抓住洒水壶柄的样子,Erik大笑:“抱歉Charles,我不该开这种玩笑的。请放心,我不会真的做出什么让你不舒服的举动——对你来说,现在的我还只是个不太熟悉的人吧?”


    “我这才第二次见你。”Charles小声回了一句。


    “原来才两次,”Erik摸了摸下巴,眼里透着愉快,“但这已经是我第九次见你了。当然,我是说其他时间线上的你——在我的时间线上,我认识你快两年了,我们每天都会见面。”


    “每天?”Charles还有些没从突然出现的“爱人”的刺激中恢复过来,傻乎乎地开口。


    “当然。”Erik唇角勾起柔和的笑,“我们住在一起,Charles。”


    十六岁的Charles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说的什么意思——“唰”地一下耳根都红了。


    “噢,抱歉Charles——我刚刚还说过,不该对现在的你说这些的。”Erik懊恼地拍拍自己的头,随后小心地环住他的肩,姿态亲密而有分寸。“把我当作一个普通朋友来对待吧,Charles。毕竟我们的相遇和相爱,实际上发生在你二十二岁那年——别太有压力。”他似乎努力想让自己语气更温和些。


    “嗯……好……好的……”Charles结结巴巴地回应。


    看在上帝的份上,他以为这两周的心理建设已经能让他坦然面对这个自称是他未来的“爱人”的人了——但实际上他还是一样的手忙脚乱。他甚至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未来喜欢的竟然是一个男人!?


 


    最初Charles对所谓的“爱人”还是有些怀疑的——的确,Erik是个货真价实的时空旅行者,但他们的关系也可能并不像他所描述的那样。或许他们未来是好朋友,Erik在故意打趣他;或许他是个蹩脚的暗恋者,却想扮演一个爱人。但仅仅四次见面后Charles就已经不得不承认:Erik说的恐怕是真的。


    Erik太了解他了。他的一些不经意的习惯和动作,他衣食住行的喜好,以及他从未向人吐露过的小秘密,Erik全都了如指掌——那之中很多都绝对超出了一个好朋友应该知道的范畴。而且,即便Erik已经有意识地控制自己不要做出什么亲密的举动,但Charles还是能从他不经意的言谈举止中感受到一股自然而然的熟稔和亲昵——更别说Erik看向他的时候眼里时不时流露出的温柔爱意。


    他们的交流与相处实在是太愉快了。任何一个话题,都有说不完的话;Erik总能轻而易举地逗乐他,并且懂得他每句意犹未尽的话里所隐含的深意。他们能在院子里晒着太阳聊一个下午也不厌倦;有时一起窝在沙发上吃着爆米花看一部糟糕的电影、妙语连珠地讥讽并爆发出大笑;有时共同出门踏青,Erik总会放慢速度等着跑几步就气喘吁吁的他,并忧心忡忡地劝他多锻炼身体;有时Charles会毫无负罪感地指使Erik作为苦力跟他一起去超市买东西,并恐吓他“胆敢半途消失,下次出现在围墙外就不给你开门”;有时Erik只是在晨光中撑着下颔静静听他读书,神色温柔。


    Charles每每想起Erik的时空旅行能力时,都不得不惊叹——他会随机地回到过去或前往未来(大多是过去),随机地到达某个地点,随机地呆上一段时间然后回到现实——这多么神奇。


    然而Erik也有他的烦恼。


    “我完蛋了。”第五次见面时的Erik苦着脸对他说,“我是在公司的重要会议上突然感觉到异常的——只好装作肚子痛跑出来。现在已经四个小时了,我的报告还没做,他们肯定已经找遍了厕所都没发现我……这次该编一个什么借口好?”


    每每遇到这种情况,Charles都笑得乐不可支,然后在Erik试图摆出一副恶狠狠的表情盯着他时捂着肚子笑着帮他出谋划策——“我恨这个破能力!”Erik会自暴自弃地说着,然后看了看面前Charles充满欢快的蓝眼睛,嘟哝着说,“好吧,也不全恨。如果没有它……我就不会遇见你了。”


 


    听Erik说,他的时间旅行能力从七岁时就开始了。


    “第一次时空穿梭时我吓坏了。”


    等到Charles第六次见到他时,二十五岁的Erik比划着说,“但后来,在刚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时,我还有些兴奋,以为自己可以做什么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你知道的,小孩子。但很快我就发现,这种能力完全没有给我带来任何好处,麻烦倒是一大堆。”


    他叹气。


    “可惜我在二十四岁遇见你之后,才开始频繁地被时空穿梭送来你的家——如果能早一点见到你就好了。”


    “或许我可以尝试联系这个时候的你。”Charles提议,“那样我们就能早些认识了。”


    “行不通的,Charles。”Erik笑着摇头,“时间旅行无法改变任何结果,我早就做过很多尝试。有时我会在达成目的前被拽回现实,有时我的举动会被其他人的举动抵消影响——甚至,我有意破坏的行为反而促成了现实。”他很是遗憾,“而且在遇见你之前,我的确是个很难被人接触到的人。”


    “因为这种能力,我对所有人都抱着很深的戒备,从不与人过多接触——陌生人很难联系上我。我没有什么家人,不断地更换工作和居所,四处漂泊——那时一直都在迷茫吧。不知道上帝赋予我这样的能力,到底有什么意义,我又该怎么样去生活——”


     “直到遇见你。”他低声说。


 


    这一切的意义,都是为了遇见你。


 


    他下意识地抬手想要触碰Charles的脸颊,快要触到时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逾矩、连忙收回来——但Charles主动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我可以去找你。”Charles语气坚定而温柔,“只要能当面跟你说,我一定能说服你相信我。”


    “不行!”Erik立刻反驳。随后他放缓了语气,“你需要好好休养,Charles。在我决定来英国工作之前,我离你太远了——那样的长途旅行,对你的身体来说负担太重。”


    Charles有些泄气。但他自己也知道,Erik说的是事实。


    他的身体一直不好。这是先天性的不足,无法根治,于是他总是很容易生病,动不动就头疼脑热,几乎每年都要大病一场(听Erik说,他就算过了十年也还是这样)。好在他的家境优越,足以承担相当不菲的家庭教师费用——但Charles还是隐隐会羡慕那些能正常上学的同龄人。


    因为这样的身体状况,他出门的频率不高,也很少参与各种社交活动,所以即便他的性格讨人喜欢——朋友也并不多。有时Charles会感到孤独——尤其一个人守在空荡荡的房子里,想起幼时去世的父亲,想起忙于事业天天加班到深夜、好几天都见不到一次的母亲。


    久而久之,孤独也成了一种习惯。


 


    “我们总会相遇。”Erik反扣住他的手,认真地说,“命中注定——我们总会相遇。”


 


    并因此不再孤独。


 


 


    Erik第九次出现时,Charles正在厨房里研究菜谱,打算给自己煲个汤。听到脚步声时他惊喜地转过头,给了远道而来的时空旅者一个灿烂的笑容。


    “你来得可真是时候,”Charles拉长了语调,透着一股欢快,“是不是计划好了要来蹭饭的?”


    “你真是先知,Charles。”二十六岁的Erik笑着走过来,“没错,我请求上帝——这次一定要让我空降到你刚做好饭的时候。”


    “那上帝恐怕耳朵不太好,”Charles挥了挥手里的菜谱,作出一副威胁状,“我才刚开始做汤。你休想吃现成——来帮我切菜!”


    “遵命,Xavier阁下。”Erik立定行了个军礼,成功逗得Charles笑出声来。


    他们一边愉快地聊着天,一边准备共同的午餐。说着说着,Charles的眼角余光瞟见了Erik手上的——


    “噢。”他轻轻惊叹了一声。


    “怎么了?”Erik顺着他的视线低下头,看见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


    他笑了。随后抬起手,在Charles面前晃了晃,“第一次见?”


    Charles目不转睛地看着,点头。最初几次来的Erik应该也有戴戒指,但那时他还没有习惯这位时空旅者给他带来的惊吓、整个人都有些发蒙,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而后来几次出现的Erik又都还很年轻。


    “我们——”Charles费力地咽了咽口水,艰难地措辞着。


    “是的,Charles。”Erik看着他,眼神温柔,“我向你求婚了——而你答应了我。就在上周。”


    这次他没有制止自己说出“不合时宜”的话。Charles也没有。


    ——只因此刻,他眼里几乎要满溢出来的幸福是如此耀眼。


    就这么对视了片刻,Charles才恍然惊醒一样转过身去,脸有些发烧地继续处理几只蘑菇,假装不知道Erik背后戏谑调侃的眼神。


    “你是害羞了吗,Charles?”他的笑声传来,“二十四岁的你被我求婚时都没有脸红,十七岁的你却听到消息就脸红了?”


    “闭嘴,Erik!”Charles恼怒地骂一了句,把蘑菇丢进锅里,盯着锅半晌,终于还是忍不住转回头,一把抓住Erik的手腕,憋出一句:“给我看看。”


    Erik顺从地任由他取下戒指,拿在手心把玩。非常朴素大方的钻戒,流畅的银色镶边——Charles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指环内侧还刻着一行细小的字:“To Erik my love, Charles”。


    他细细抚摸刻字的痕迹。


    “这是你给我挑的。”Erik斜靠在壁橱上看着他笑,“和我送你的款式不一样。我早就想到,相遇前的你一定已经看到过我戴的戒指——我可不能让你早早知道我的求婚钻戒长什么样。”


    Charles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终于还是忍不住摇头笑了起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休想套我的话。”Erik挑了挑眉,得意洋洋,“我是不会让你知道我什么时候求婚的。”


    “狡猾的犹太人。”Charles愤愤不平地嘀咕了一句,换来了对方的一阵大笑。


 


    等Charles盛好汤、正要招呼时空旅行的客人一起用餐时,抬头发现Erik动作突地一顿,随即脸上露出又是气恼又是无奈的表情——Charles立刻恍然。那样的神情,他也不是第一次见了。


    “要走了?”他轻声问。


    “嗯。”Erik闷闷不乐地看着刚准备好的饭菜,情绪低落,“抱歉……不能陪你吃午饭了。”


    “有什么好抱歉的。”Charles哭笑不得地上前去捧住他的脸,对他说,“你不也是回到我的身边去吗?”


 


    他们凝视彼此。


    这一刻时光如此温柔。


 


    然后他们接吻了。


 


    一触即分的嘴唇摩擦后,Erik搂住Charles的脖子,低低笑着:“First kiss?”


    “对我来说,是的。”Charles报复般地掐了掐他的胳膊,狠狠地说,“这不公平。我十七岁就喜欢你了,你却要二十四岁才喜欢我。”


    Erik爆发出一阵大笑,边笑边说:“你说的对,Charles。”他把头抵在Charles的额头上,语气愉悦,“我会好好补偿未来的你的。”


 


    他消失前的最后一句话,带着温柔的期盼,回荡在空气里。


    “二十四岁的我正在未来等着你,Charles。”


 


    Charles坐在餐桌前,看着摆好的两副餐具发呆。


    Erik。


    我想……我已经开始思念你了。


 


 


    ———Erik,24岁———


    察觉到时空乱流时,Erik正在马路旁的报刊亭翻阅最新的报纸。他动作一顿,骂了一句“shit”,放下手中的报纸就往回走,试图找到一个最近的不引人注意的角落。但当他的目光掠过街对面的店铺时,眼神突地停住——


    “Fuck!你他妈走路不长眼睛吗!”一个司机愤怒地急停下来狂按着喇叭,但闯红灯的Erik根本没看他一眼。他以百米冲刺地速度闯进街对面的花店,一把从正在插花篮的目瞪口呆的店主手里夺过那支还没来得及放进去的玫瑰,一张百元钞票甩在他脸上——“不用找了!”随后像旋风一样刮了出去。店主下意识地把头探出门往外看了看,哪里还有那个男人的踪影?他揉了揉眼睛,嘀咕了一句:“真见鬼。”


 


    睁开眼睛时,Erik发现自己正置身于清晨寂静的公园。他看了看四周,除了提着鸟笼慢悠悠晃荡的老人,别无其他。


    不是在Charles家。


    Erik失望地叹了口气,看了看手中颜色娇艳的玫瑰。


    他想送给Charles一支。给十六岁的他,十九岁的他,或许二十岁的他。


    不在自己身边的他。


    懊恼地揉了揉眉心,他顺手就要把花扔掉——突地又停住了。凝视着手中的玫瑰,Erik的唇角缓缓勾起,神色温柔。


    既然不能送给从前的他——那么就等回去的时候,送给现在的他。


    Erik闭着眼仰起头,感受着拂面而过的微风。


    ——————


 


 


    第十一次见面时,Charles正在院中的葡萄架下看书。听到响动的他扭过头,看见站在门口的Erik正犹豫地打量着四周。


    “Erik!”他开心地招呼了一声,看着不远处的人转过头望向他,迟疑了几秒,终于微笑起来,说:“Charles?”


    Charles放下书站起来,走到他面前,有些好笑地开口:“First meet?”


    “对我来说,是的。”二十四岁的Erik似乎终于从见到年轻的他的惊讶中恢复过来,眼里带着愉悦。他看着Charles还有些未长开的容貌,思考了片刻,踌躇着问:“……Can I kiss you now?”


    “Yes,you can。”Charles柔声回应,主动凑近了他。


    他们久久地亲吻着对方。


 


 


    第十二次见面时,二十九岁的Erik手里提着一个蛋糕盒。“生日快乐,Charles。”他对他露齿一笑。


    “今天不是我的生日。”Charles又是高兴又是好笑地回应,但Erik摇头,神情柔软:“今天是二十七岁的你的生日。”


    他走过来,变戏法一样从口袋里掏出一件东西,“生日礼物,亲爱的。”


    “老天,”Charles拿着那个蓝眼睛、棕色短发的布偶小人,笑着感叹,“你把它给了现在的我,二十七岁的我岂不是没有礼物了?”


    “这一定就是你那聪明的脑袋想出来的策略。”Erik哼了一声,故意作出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你在刚跟我在一起时就告诉过我,十八岁的时候我送过你一个生日礼物的布偶——也就是说,我得准备两份生日礼物。狡猾的家伙。”


    “你可以把它带回去。”Charles开着玩笑,摇了摇手里的布偶小人。Erik无可奈何地瞪了他一眼。


    “好好对它吧,Charles。”随后他挑了挑眉,颇为得意,“我是无意中在路过的一家小店里发现它的——它简直跟你像得要命。才刚付完钱,我就被拽到你这儿来了。”


    他走了过来,把蛋糕盒放在Charles面前。


    “这可真是个特别的经历,”Erik说,“你可以为九年后的自己庆祝生日,并且偷吃自己的生日蛋糕。”


    “不,我会恨自己的。”Charles摇着头笑出声来,于是Erik狠狠地揉了揉他的脸:“所以我今天会买两次蛋糕。你必须把这一个吃光——还有,九年后不许嫌临时买的新蛋糕样式不合心意!”Charles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直到那天晚上Charles一个人用勺子挖着一块蛋糕做宵夜时,都会时不时弯起嘴角。


 


 


    第十四次见面的时间完全出乎Charles的意料。睡梦中的他被走动声惊醒,还没来得及思考就听见熟悉的声音哆哆嗦嗦地从不远处传来:


    “It's me, Charles.”


    “Jesus!”Charles一个激灵彻底醒来,掀开被子对只穿着一件裤衩冻得瑟瑟发抖的Erik说,“快进来!我给你暖暖,老天——你那边是有多热?”


    Erik顺从地钻进被窝,牙齿还在打战:“你说呢……还开着空调呢……”一边说着一边躲开Charles伸过去抱他的手,“先别靠近我!我现在身上太凉了,别让你感冒了——”


    “Shut up, Erik。”Charles温柔地说着,把冻得像根冰棍一样的他摁在自己胸口。


    他们就像是两只寒冬里簇拥着取暖的小松鼠。


    “你过来的时候怎么没拿上条毯子?”等Erik渐渐恢复了体表温度,Charles轻声问。


    “……来不及了。”Erik把头支在Charles的肩膀上,闷闷地回答,“我惊醒的时候已经马上要开始传送了,只能赶紧悄悄下床……”


    “你什么也没盖?开着空调也什么都不盖?”Charles有些惊讶。


    “……要是我拿走了我们盖的薄毯子,会把你弄醒的。”犹豫半晌后,Erik终于小声说,“你知道你自己睡眠有多浅……”


    “噢,Erik。”Charles简直无可奈何,“你这个傻瓜。要是你去的是别的地方而不是我这儿,那该怎么办?”他轻声责备,带着显而易见的怜惜,“下次别这样胡来了。”


    Erik“嗯”了一声,抱紧了他。


    但你会担心。他想,看见我消失,你会担心。


    “快睡吧。”Erik没有再多说什么,只轻吻了吻Charles的额头,“晚安。”


 


    ———Erik,25岁———


    回到家里的Erik正想蹑手蹑脚地钻进毯子里,没想到刚一动作,床上的人就稍微撑起身来,声音里带着些许倦意:“你回来了……”


    “你醒了?”Erik露出歉疚的神情,“我以为我之前没有惊醒你——”


    “别说傻话,Erik。”身侧的人向他伸出手,低声问,“你去哪儿了?那边温度怎么样——有没有冻着?”


    “我很好,”Erik抓住他的手,让他感受自己的体表温度,“你等很久了吧?——先睡吧。”他柔声说,“明天再聊也不迟。”


    “好吧……”身侧的人似乎也的确困倦了,喃喃说,“晚安,亲爱的。”


    “晚安。”Erik吻了吻他,把人揽在怀里,看着他安静的睡颜。


    就如同七年前。


    就如同他刚刚才经历过的遥远时光。


    ——————


 


 


    第十七次见到Erik时,Charles不由得有些讶异——面前的人一反常态,没有露出通常会有的快活神情,而是一脸纠结。“怎么了?”他走近,顺手替Erik理了理衣襟,“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看着面前Charles仿佛倒映着阳光的笑容,Erik挣扎片刻,终于缴械投降般闷声开口:“……我们吵架了。”


    “噢?”Charles忍不住发笑,随后在Erik瞪着他的时候连忙收起笑容作严肃状,“发生了什么?”


    “……也没什么,一点小事而已。”Erik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有些泄气。“你生气了,”他抱怨,“——你这个得理不饶人的家伙。”


    “我为未来的我向你道歉,亲爱的。”Charles捧住他的脸,柔声说。


    Erik唇角动了动,忍了半天似乎还是没忍住,终于因这句匪夷所思又顺理成章的话笑了起来。“噢,Charles,”他低低地叹息了一句,顺手抱住面前笑容温暖的恋人,“我总是拿你没办法。”


    “Me too。”Charles笑着低声说。


    “其实……该道歉的是我。”Erik闷闷地开口,“最初的确是我的错——但你不理我了。都不给我解释的机会。”


    “看来这次,我还得想办法让自己原谅你。”Charles笑起来,随后脱出他的怀抱,抓过一旁的便签纸写下几个单词,塞给了Erik,朝他活泼地眨了眨眼,“给未来的我带一份纪念品吧,Erik。”


 


    ———Erik,26岁———


    “Charles!”他快步上前,一把拉住头也不回地往前走的Charles,凭借力气优势强行把他拖回来圈在怀里不放。


    “放手!”Charles挣扎了几下,无果后干脆也不再动弹,只冷声说,“你到底放不放?”


    “Charles……Charles,别生气了,”Erik在他的耳鬓磨蹭着,喃喃说,“我知道你已经原谅我了。”


    “谁说的?”Charles冷哼一声。


    “你说的。”Erik认真地回答,然后抽出一只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张便签纸放到他面前,“——你看?”


    Charles抬眼望去,微微一怔。


    便签纸上的笔迹如此熟悉,正是他自己。


    Please forgive him, Charles. Because you love him, and he loves you back.


    下面的署名写着:Charles from the past.


    Erik小心翼翼地看着怀里沉默不语的人,试探地出声:“Charles?”


    良久后,蓝眼睛青年舒出一口气,低声说:“你这个耍赖的无耻混蛋,Erik。”声音已经和缓了许多。


    Erik如蒙大赦,连忙把头紧贴在他颈侧,喃喃说,“别生气了Charles。对不起,是我的错……原谅我好不好?”


    见他半晌不答,Erik又紧张起来,松开手转到他面前握着他的肩膀,忐忑不安地看着他:“……Charles?”


    看着他眼巴巴的模样,二十四岁的Charles终于轻轻勾起嘴角。


    “十九岁的我,不是已经替现在的我原谅你了吗?”


    那一刻Erik的内心简直要欢呼雀跃了。他一把紧紧抱住Charles,忍不住笑出声来。Charles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也微笑着伸手回抱住他。


    他们的衣摆在风中飞扬。


    ——————


 


 


    真正相遇前的整整六年时光,Charles和作为时空旅者而来的Erik只有过一次小小的争吵——作为恋人,这听起来似乎少得令人惊异。但考虑到他们的特殊情况,其实也就不难理解了——他们通常几周甚至几个月才能见一次,每次只有短短数个小时甚至几分钟。他们都很珍惜。


    “Charles!”那一次争吵后的Erik在门口拦住他,而他正气冲冲地喊:“别挡道!”“Charles……听我说!”Erik一把抱住试图绕过他的恋人,“——我要走了!”


    Charles的动作蓦然停下。


    “现在?”他轻声说。


    “是的。”Erik用手抚过他的脸,低声开口,“我不想带着争执离开你。按未来的你记载的日期,下一次我们的见面已经是三个月以后了。而且我不知道……那会是什么时候的我。他并不知道自己需要向你道歉。”


    “所以……别怪我了好么?”他温柔地凝视着Charles,“至少每一次,我都想跟你好好道别。”


    “……也不全是你的错。”Charles垂下头,轻声说,“其实这点小事……我也没必要发脾气的。”


    Erik微笑了。他低头,给了他年轻的爱人一个临别的吻。


    “等着我,Charles。”


 


    Charles看着面前消失的身影,轻声回答。


    “I will.”


 


 


    第十九次见到Erik时,Charles不由得一下子睁大了眼。


    “我的老天,”他笑着看着面前衣衫不整、神情比之前某次与未来的自己吵架了还要懊恼的Erik,“你这是又跟我起争执了?难道我还把你揍了一顿?我可不认为我有这个实力——”


    而Erik欲言又止、一脸憋屈地看着他,在他好奇地问了第七遍的时候,终于自暴自弃地说:“我好得不的了!什么事都没有!”


    他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说:“我只是正、要、跟、你、上、床!”


    接着Erik悲哀地、不出意料地看着面前二十岁的Charles爆发出一阵大笑,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噢我的天,所以你是放了鸽子扔下未来的我,来找现在的我了?哈哈哈哈哈哈抱歉Erik——这实在是我听过最有趣的——”


    “你还笑!”Erik几乎要绝望地咆哮了,“看在上帝的份上,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要是我到网上去发一条'和梦中情人第一次滚床单时衣服刚脱一半突然被扔到了另一个年代',都能列入本年度十大爱情悲剧了!”


    然而Erik只能恶狠狠地盯着笑得捂着肚子的Charles盯了足足有十分钟,他才终于喘着气停了下来,“噢,Erik,真抱歉我打搅了你和我的亲热,”说着忍不住又笑了起来,“真的,我实在抱歉极了。”


    简直毫无诚意。二十四岁的Erik悲愤地想。


    “别懊恼了,Erik,”Charles笑着环上他的脖子,“让现在的我……来补偿你好了。”


 


    他们吻了个昏天暗地。


    等Erik从激烈的亲吻中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把二十岁的Charles压在沙发上狠狠索吻到对方几乎喘不过气来——他的衣服比之前更乱了,Charles也是。他用手臂撑在Charles肩膀两侧,低头看着他年轻的爱人,露出犹豫的神色。


    Charles伸手搂住他的脖子,湛蓝的眼睛温柔凝视着他,轻声说:“It's alright……Erik.”


    他耳根发红,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轻声说出了口。


    “I said……I would compensate you.”


 


【 汲取《囚徒》的教训。。。上车直接走图片。。。】


    渐渐平复的喘息中,Erik把Charles搂在怀里耳鬓厮磨着,半晌后低声笑着说:“为什么……你没有告诉过我,这才是第一次?”


    “这个问题……你应该留到回去后再问。不过——好吧,我想我知道答案。”Charles回答着,忍不住发笑,“——你让我怎么开口?告诉你:亲爱的,不用太紧张,你已经跟两年前的我做过了?”


    两个人顿时都忍不住,一起笑出了声。


 


    ———Erik,24岁———


    靠在枕头上看书的Charles抬起眼,对着突然出现的Erik挑了挑眉:“第一次——感觉如何?”他拖长了语调,十足十的调侃。


    “你知道的……Perfect。”Erik笑着俯下身来,给了他一个吻。


    “当时我没反应过来,不过后来我才想到一件事。”Charles眼带戏谑地看着他,“你那会儿怎么也没担心……你会做到一半又突然回来了呢?”并如愿以偿地看到Erik动作一僵,随后在他唇上咬了一口,狠狠地说:“你这个小混蛋,Charles。”


    在他的大笑声中,Erik一把抓过他手中的书扔到一边,恶声恶气地说:“我们还没完呢!”


    Charles一边笑着任由Erik重新把他扒光,一边同时伸出手,抱住了他。


    ——————


 


 


 


    二十一岁的Charles,已经见过许多不同时间段的Erik。二十四岁的他,二十九岁的他,三十五岁的他,也许四十一岁的他。大部分时候都是二十来岁,似乎那是Erik穿梭时空最频繁的阶段。三十岁之后的Erik出现的频率要少得多,四十岁之后更是只见过两次。他的特殊能力,似乎也会随着他一起老去。


    三十岁之后的Erik比年轻时更加沉稳。大多数时候他只是微笑着安静听Charles说话,专注地凝视着他,或是温柔地亲吻他、拥抱他。四十岁之后的Erik,已经能明显看出岁月在他眉间留下的沧桑印记——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Charles想。每一个时间点的他,都有不同的迷人之处。


    于是当他看见与以往任何一次都不同的Erik时,不由得吃了一惊——分明只有三十出头,但神情憔悴、眼里布满血丝,看上去竟比四十多岁时成熟稳重的他更加苍老——还没等他问出口,Erik已经一个箭步冲过来,一把将他狠狠箍在怀里,语气都带着极力压抑的颤抖——


    “Charles……Charles。”他把头埋在Charles颈间,似乎拼命克制着什么。


    “You're……here.”他喃喃地说,“You're here.”


 


    Charles安静地回抱住他。直到他渐渐平复了许多,才轻声问:“怎么了?”


    而Erik依旧紧紧搂着他,不愿抬头也不愿松手,闷了半晌,终于不情不愿般开口:“我们……分手了。”


    “分手?”Charles惊讶地用手扶起他的脸颊,凝视着他微微泛红的眼眶,“为什么?”


    “……是我的错。”Erik抿紧了唇,低声说,“是我做了……让你不肯原谅的事——请别问我做了什么,Charles。”他神情哀伤地看着他,“对不起……对不起。”


    “我只是想……再抱你一下。”Erik固执地把他紧紧摁在怀里,喃喃自语,“Charles……my Charles……”


 


    Charles定定地看了他半晌。他眼神不断变幻,复杂莫名,直到最后轻轻吐出一口气,伸手捧住Erik的下颔。


    “You're lying, Erik。”他轻声说,眼神温柔而哀凉。


    “什么?”Erik皱眉,“我没有,我只是没说出全——”


    “Erik。”Charles打断了他。


    “真相或谎言,都不能真正伤害我。”Charles凝视着他,目光充满爱怜,“但谎言……会令你不堪重负。”


    Erik动作轻微地一顿。但他立刻再度出声反驳:“我没有——”


 


    “我爱你。”


 


    Erik僵住了。


    “你知道我爱你,正如我也知道你爱我。”Charles的手指温柔地抚过他的眉眼。


    “在我面前,别逞强。”


    他的语气带着深深的怜惜。


    “别那样……逼迫自己。”


 


    “Tell me, Erik.”


 


 


    “Am I……dead?”


 


 


    “你胡说八道什么!”Erik惊得几乎要跳了起来,暴怒般大吼,“别他妈地咒你自己!你——”


    然而看着Charles柔软却又坚毅的眼神,他像是突然被卡住了喉咙一样。


    “It's alright……Erik.”Charles轻吻他的眉眼,“It's……alright.”


    Erik如机械木偶般僵硬地看着眼前的恋人。他嘴唇颤动着,似乎竭力想说些什么,终究在Charles温柔的目光下……溃不成军。


    “Charles……Charles……”


    Erik重新紧扣住怀中的他,终于再也无法压抑语气中的凄惶。“I'm sorry……I'm sorry Charles……”


    “我不想——我以为我找好了借口——我能控制住自己——”他渐渐哽咽起来,“你——”


 


    “是我自己猜到的。”Charles温声止住了他的自责。


    “别怪罪你自己。”


    他甚至还能轻笑着说。


    “你说过的……我总是聪明的那一个,不是吗?”


 


    他安抚地摩挲着Erik的头发。


 


    “多久了?”


    “……”


    “Erik,”Charles语气轻柔,“Tell me……please.”


 


    Erik闭上眼。


    “……三天。”


    他失去Charles,已经三天了。


 


    “你病得很重。”


    整整住院三个月。他眼睁睁看着他的爱人被病魔折磨得一点一点消瘦下去,越来越虚弱和憔悴,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像一只就快要飞走的蝴蝶,像阳光下逐渐飘散、支离破碎的蒲公英。


    但Charles还会安慰他。


    “别怕。”他握住惶惶不安的Erik的手,苍白的笑容几近透明,“没事的。我永远不会……去你看不见的地方。”


 


    那是他此刻……才真正明白的话。


 


    他是如此感激他的能力。在命运夺走他的Charles三天后,就把他送回自己身边——因为失去他的每分每秒,都漫长得有如地狱;但他又是如此痛恨——因为这时间太短,短到即便他竭尽全力,也无法伪装出毫无破绽的平静,甚至连借口……都被Charles看穿。


    他终究不得不让年轻的Charles……预知了自己的死亡。


 


    那样残忍。残忍到……几乎将Erik压垮。


 


    他终于克制不住胸腔内喷涌爆发的情绪——他浑身颤抖地搂住他失而复得、却终究会再次失去的珍宝——


    “Charles……Charles……”他一次又一次、近乎偏执般唤他的名字。


 


    “我想你。”他小声地、哽咽地把头抵在Charles的颈边,“……我想你。”


 


 


 


    “Erik……”


    “你永远不会失去我。”


    Charles心疼地抚摸他憔悴的面容。


    “别太难过。我不想……让你这么难过。”


 


    “你要好好保重自己。”


    “时空穿梭……会一次又一次,把你带到我身边。”


 


    消失的前一秒,Erik依然能看到他所爱之人的眼中,最深切的温柔与包容。


 


 


    穿越无数交错的时间线,他终究会与命中注定的人相见。


 


 


    ———Erik,31岁———


    Erik跪坐在纯白的花束前,安静地回想有关Charles的一切。


    想起初遇时的他,交谈时的他,约会时的他,争吵时的他原谅时的他。


    在环绕的花束中,安然沉睡的他。


 


    在漫漫时间长河中,无数次邂逅的他。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性格分明比他更沉静的Charles,会在初遇时就向惊怔的他袒露一切,并主动地、频繁地邀请他约会;为什么才确定关系一个月,连他都还在迟疑着觉得开口会不会太早,Charles就提出要搬过来与他同住;为什么Charles会如此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福利和待遇远胜如今、但上班地点更远的工作;为什么当他向Charles索要时空穿梭的日期记录、想转告给在过去等待着他的Charles时,所得的记录会中止在21岁那年,Charles会冲他微笑眨眼说“总要留下些悬念”;为什么每次争吵后,即便气还没消,Charles也会在当天晚上提前回家做好一顿丰盛的晚餐,并在他进门时给他一个吻,让他的愤愤不平消磨于无形,然后蜷缩沙发上、在老电影中释然、笑着拥吻彼此——他们从来没有超过一天的冷战。


 


    只因他的时间太少。他们的时间……太少。


    七年。


    只有短短……七年而已。


 


    他无法想象,Charles是以怎样的心情,微笑着坦然迎接一步步到来的死亡。又是怎样在温柔的绝望中,用最坚韧的内心独自承受了早已预知的结局,用自己的方式竭尽所能地珍惜他们的每一寸时光、努力磨去所有棱角和坎坷,给了毫无知觉的他——整整七年,无法用言语承载的幸福。


 


    “Charles。”


    他的手指抚过眼前冰冷的墓碑,如同抚过长眠的爱人依然温暖的脸颊。


    他的眼泪终于落下来,滴在无名指的戒指上。


 


    他笑着、流着泪说。


    “你这个可恶的、愚蠢的、无可救药的骗子。”


    ——————


 


 


 


    ———Erik,44岁———


    睁开眼的一刹那,他立刻环顾四周——


    这里……他认得。


    这是他们偶尔来过的一条商业街。离他上班的地方,不过十分钟车程。


    离他和Charles的家,大约需要半小时。


    他猛地扭头看向高处不断滚动着画面的广告牌,上面的日期映入眼帘,一瞬间他的心跳几乎停止——


    这个时间……这个时间的Charles,应该才25岁!


    他突地冲上前去,直接抢过一个刚停下摩托车的人的摩托,在对方的惊呼咒骂中呼啸而去——老天保佑,如果时间来得及,如果Charles还在家中……就还能见到他!


 


    在他一路狂奔到3楼门口,甚至顾不上看一眼电梯——他拼命敲响房门、急的快要发疯,在脑海中拼命祈祷——该死的他们后来为什么要搬家!?不然他现在就可以直接用钥匙打开门进去!就算Charles不在,至少他还能看看这时他生活的痕迹——


    门开了。


    “……Erik?”蓝眼睛的青年惊讶地看着他,“你——”


    他的话没有说完。面前的Erik已经扑上来狠狠吻住了他,几乎恨不得把他连皮带骨地嚼碎了咽下去——他用力抱着Charles,似乎想把他揉进身体里,直到怀里的人被他死死紧箍到忍不住吃痛地哼了一声,他才恍然般慌忙放开手,但不过半秒又重新把人拉回来抱着,只是动作轻柔了许多。


    “Charles。”他满足地叹息,“It's you……It's you.”


 


    只要能看见他。哪怕只是短短片刻,就已经让他狂喜到不敢置信。


 


    他已经整整一年零七个月没有见过Charles。


    上一次时空穿梭已经是半年前。然而当他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只不过回到了他三十六岁时所在的世界。


    没有Charles的世界。


 


 


    遇见Charles之前,他只觉得这日渐增长的时间旅行频率令人无比厌烦。


    失去Charles之后,他发疯一样地渴望这日渐消逝的能力能多停留片刻。


    多带他……回到Charles身边。


 


 


    “Erik,”Charles抚过他已经日渐沧桑的眉眼,神色温柔而怜惜,一如既往。


    “Are you……alright?”


    “Yes.”他低声,“It's just……I miss you.”


    I miss you……so much.


 


    Charles微笑,眼里带着哀伤。


 


    “——No。”


    Erik立即伸手,抚摸他湛蓝的眼睛。


    “别露出……那样的眼神。”


    “我很好。”他轻声说,“我会过得很好。”


    我会好好照顾自己。


    我知道……那是你所希望的。


 


    我不会沉溺于悲伤,因为那会让你难过。


    我知道你也不会过分忧虑,因为那也会令我难过。


 


    Charles微笑了,眼里似乎有泪光闪烁。


    他柔声说。


    “You know I love you.”


    “Yes.”Erik轻声回答,“Yes……I know.”


 


    他们久久凝视着彼此,似乎盼望着一切在此刻停止。然而时空乱流又一次袭来,Erik焦急又无奈地一把抓住眼前人的手,直到Charles安抚的动作让他深吸一口气平静下来。


    “我……”他迟疑了一下,“还会再次见到你吗?”


    “你知道的,Erik。”Charles微笑叹息,“你问过许多次。可我不能……告诉你。”


 


    只要不知道终点在哪里,就始终……都还能怀抱着希望。


 


    希望。


    只要还有一丝微弱的希望,他就可以在漫长的孤独中,一直等待下去。


 


    “而且,我也不知道答案。”Charles柔声说,“我也不知道未来……还会遇见什么时候的你。”


 


    那正是时间……最为瑰丽之处。


 


    消失前,他紧盯着Charles,语气恳切。


    “Wait for me……Please.”


 


    “I will.”他柔声回答,如同多年前那样,“Always.”


    ——————


 


 


 


    ———Charles,21岁———


    “Erik。”Charles站在33岁的Erik面前,犹豫不决,“我在想……一件事。”


    知晓自己终点后的这段时间里,他又见过一次29岁的Erik,并完美地装作了不知情。


    正如之前曾穿越时空来与他相逢的三十一岁以后的Erik那样,他们都竭力想给对方多保留一些……无知的幸福。


    “虽然你说过,时间旅行无法改变任何事。”Charles轻声开口,“但你所尝试的一切,很大程度上都依赖于其他人的反应。”


    “所以?”Erik看着他,有些疑惑。


    “至少有一点,不会被其他人影响。”Charles垂下头,“那就是……我自己。”


 


    “你知道我们第一次相遇,是在什么时间和地点。”他轻声说,“如果我能刻意回避,那么一切——”


    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或许我会保留着关于你的记忆活下去。或许我们的记忆都会被改变,从此变成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但至少,不用让你再承受失去的痛苦。


    舍不得……让你那样痛苦。


 


    “不行!”


    在明白他的意思的那一瞬间,Erik已经猛地一把握住他的肩,语气急促:“绝对不行!”


    他深吸一口气。


    “我知道你的担忧,Charles。”他凝视着他湛蓝的眼睛。“你要相信我——即便是一个人,我也能好好活下去。”


 


    “如果不曾遇见你,我的确不会失去。”


    “但我也从不曾……拥有过。”


 


 


    在遇见Charles之前,他是漂泊无定的浮萍。他是时光的流浪者,在世间无牵无挂、浑浑噩噩地行走着,不知道自己会去向何处。


    直到他找到了他的归途。


    像是探险的旅者拨开层层迷雾、看见了夜空中的北斗星,像是老旧的废弃指南针、终于感应到了磁场所指的方向,像是迷失的轮船眺望到了远方的灯塔——他的生命终于有了坐标。


    从此以后……不再飘零无依。


 


    Erik低声说。


    “遇见你之后,我才是真正活过。”


 


    “Promise me, Charles。”他凝视着眼前爱人未被岁月侵蚀的面容,“Promise me you will find me。”


 


    Charles凝视着他,湛蓝如深海的眼里似乎有波涛涌动。


    “I will。”


    他含笑,含着泪回答。


 


    “I promise you。”


 


    ——————


 


 


 


    ———Charles,22岁———


    “Erik。”


    在他回过头的一瞬间,几乎觉得眼前陌生青年明亮而温暖的笑容晃花了他的眼。他惊讶地看着那双美丽的蓝眼睛——从未见过却又似曾相识,仿佛自灵魂深处,有一种悸动油然而生——


    仿佛跨越无数变迁的时光节点,只为来到他的面前。


   


    “I'm sorry,”他犹豫片刻,终于开口,“But……Who are you?”


    眼前的青年微笑了。


    “I'm Charles. Charles Xavier.”


 


 


    我是你素昧相识的爱人。


 


——————END——————


【关于引用】“Wait for me……Please.”和“Always.”分别引自神剧POI疑犯追踪的其中两集——强烈卖安利


【关于设定】


设定Erik能够带着接触的东西一起旅行,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想写这样的片段——Erik试图给年轻的Charles带去一朵玫瑰花。


在无数时间线中等待着与Charles重逢的Erik,既让我感到悲伤,又有一种微妙的圆满。这就是时间题材的奇妙之处吧。




搞到四点终于搞完了麻蛋!每次写文写到最后几段都是不写完不舒服斯基。。。【痛哭 强迫症做人难啊




番外1  番外2


<时间>主题系列文之二:神秘来客


<时间>主题系列文之三:蝴蝶效应


写文目录

评论

热度(576)